武夷山特产网
我们一直在努力

马头岩肉桂你所不知道的那些事

就像“牛肉”捧红了牛栏坑,“马肉”让越来越多知道了马头岩。

“马头岩肉桂”能红,当然是因为它们好喝,做得好的“马肉”,可以呈现花果香、桂皮香、奶油香的交融,喝起来有香有水有滋味,让人一见倾心。

到今天才知道,武夷山的“马头岩”竟受了这么多委屈

如今市面上形形色色各种包装的“马肉”多如牛毛,跟“牛肉”一样,印刷着“马头岩肉桂”的茶叶泡袋已经成为烂大街的公版包装了。现在,茶桌上有人拿出一泡“马肉”,别人都会多个心眼,多嘴问两句“哪里来的,正不正?”。

除此之外,你们对马头岩,对“马肉”,还知道多少?

到今天才知道,武夷山的“马头岩”竟受了这么多委屈

其实,比起其他山场的肉桂,“马肉”还有一个优势,马头岩的肉桂茶树树龄老,这也让马头岩山场主人特别自豪,他们说,马头岩最老的肉桂茶树有三四十年,按照推算,应该能称得上最早种肉桂的地方之一。

这个问题很关键,如果验证成功,无疑是要为马头岩和“马肉”加码的,并且你喝到的有木质味的“马肉”就会是正岩产区最老的肉桂了。

到今天才知道,武夷山的“马头岩”竟受了这么多委屈

针对这一疑问,我们相继请教了最早在武夷山推广肉桂种植的岩茶专家陈德华,和马头岩知名老茶师叶天宝。

据陈德华回忆,1979年,福建省科委决定支持武夷茶区发展肉桂品种茶200亩。但是,肉桂茶苗不好培育,第一批出来的茶苗只能满足40亩的种植面积,主要种在星村、黄柏一带,正岩产区并没有在这40亩的规划之内。

到今天才知道,武夷山的“马头岩”竟受了这么多委屈

如此推算,1979年距离现在有近40年,而马头岩也有树龄接近40年的肉桂茶树,即便第一批肉桂没有在正岩茶区推广,那么,马头岩有没有可能是最早种植肉桂的正岩茶区?

陈德华说,有这种可能,因为马头岩生产小队离当时在天游峰的茶科所近,有些茶农与茶科所工作人员关系好,拿走几棵肉桂茶苗带回马头岩种植,这些茶树就算很早的了。他接着补充道,也有传说正岩最早的肉桂是产自马枕峰或慧苑坑,但是这两个地方目前均查找不到符合时间推算的老树。

到今天才知道,武夷山的“马头岩”竟受了这么多委屈

如此说来,马头岩人称得上“近水楼台先得月”了。这段历史,在马头岩知名老茶师叶天宝那里也得到了证实。

叶天宝说,马头岩跟天游峰离得近,部分马头岩生产队的人分到了天游峰的茶山。他时常到天游峰的茶科所与陈德华聊天,陈德华要发展肉桂,春茶时留了一批肉桂不采,留着用来扦插。

到今天才知道,武夷山的“马头岩”竟受了这么多委屈

“他们先选择在星村推广肉桂,发展差不多了,1981年时在马头岩栽种了一部分肉桂苗。”叶天宝还清晰地记得,当时一棵肉桂茶苗1毛钱,马头岩这里种肉桂的每亩地补贴300元。

到今天才知道,武夷山的“马头岩”竟受了这么多委屈

叶天宝家开山坪那片的肉桂茶树就很老,他的儿子叶海滨泡给我们喝时,有很明显的木质香。叶天宝说,树老不老倒是其次,茶做得好不好才是重点。

不管如何,马头岩是传统的老茶区,那里有很老的肉桂茶树,“老树马肉”也别有一番风味哦。

到今天才知道,武夷山的“马头岩”竟受了这么多委屈

走在马头岩茶山里,你会时不时看到一些茶地里种着瘦弱的肉桂茶苗,还有些茶树刚被挖掉,裸露的土地和倒在一旁的茶树,主人还来不及把肉桂茶苗补种上。

这些画面挺让人心疼,因为“马肉”火了,“马肉”更好卖,不少茶山主人选择了改种肉桂,他们测算过,即使这些新种的肉桂茶树要到三五年后才能采摘获得收益,也比现在茶地里种着卖不上价格的茶树好。

到今天才知道,武夷山的“马头岩”竟受了这么多委屈

马头岩是传统正岩茶区,很早就种茶了,肉桂还没有这么火的时候,茶农们什么茶树都种,有当地的原生名丛、也有从闽南引种来的树种,还有茶科所培育的品种,一眼望去,高高低低的茶树、黄黄绿绿的叶片,丰富滋养着广博的马头岩。

到今天才知道,武夷山的“马头岩”竟受了这么多委屈

如今,虽然改种肉桂的风潮正盛,也有不少人愿意保留着自己茶山的原始面貌,他们都不愿意看到马头岩只剩下肉桂。我们到马头岩主人叶海滨的和岗、蟠珠山场看过,他们家保留了很多茶树品种,能做出二十多个品种的岩茶,有红牡丹、白牡丹、半天鹞、水金龟、梅占等,就像种在自家门前的果树,想吃什么口味的水果采下来便是,多有意思。

到今天才知道,武夷山的“马头岩”竟受了这么多委屈

马头岩里还保留着很多有价值的原生名丛,另一位马头岩主人叶福新站在开山坪,指着道观后面的垒石岩壁对我们说,“那里有一棵乌珠碧石母树,还活着,相当珍贵。”从开山坪往前走几步,叶福新再次指着几棵长相特别的茶树说,“这几棵叫竹叶青,也是武夷名丛。”

接着前行,到达蟠龙,那里有上下两片特别高瘦的高脚乌龙茶树,属于李景枝、李景辉兄弟,茶树看起来很像营养不良的样子,人家可是历经了上百年的风雨,它们被李家兄弟视为珍宝,每年做出来的百年高脚乌龙茶也是兄弟两的得意茶品。

到今天才知道,武夷山的“马头岩”竟受了这么多委屈

马头岩,真的不止有“马肉”,而那些珍贵而稀有的茶树正在一点点少去,再不尝尝,只怕要没有了。

到今天才知道,武夷山的“马头岩”竟受了这么多委屈

马头岩山场主人祝集富跟我聊天时说了一件事,一个北京来的茶友问他,马头岩是不是就是大家常说的“岗上”?而岗上的茶是不是都是很香很香,然后汤水没有什么厚度?

“岗”是相对“坑”而言的,坑里的茶汤水厚,香气幽,牛栏坑名气大了,推崇的人自然会说岗上没好茶,他们会说岗上的茶汤水薄,香气冲。马头岩自然成了“岗”的代表,如果有人要解释“牛肉”好在哪里时,都会把“马肉”拿来做对比,于是,马头岩的茶就成了“岗上”的茶,马肉的价格也远比不上牛肉。

到今天才知道,武夷山的“马头岩”竟受了这么多委屈

祝集富说,他这一听有些窝火,原来马头岩的茶给别人的印象如此。二话不说,就带着这个茶友上山去了。如果光凭着想象或是根深蒂固的印象去做判断,是不会有精准答案的,最好的方式,就是让自己亲身感受、亲眼所见。

到今天才知道,武夷山的“马头岩”竟受了这么多委屈

刚好,这次我们做马头岩,可以见识一下“被人误会颇深”的马头岩。

景点大红袍乘车处的左手边,有一条不起眼的石阶,正是通往马头岩的。石阶密集且陡峭,一口气不停走到顶要花个20分钟,到达山顶,那些大名鼎鼎的景致就映入眼帘,磊石道观、五马奔槽、开山坪等。这里就是马头岩最标志的地带,但是也只是很小很小的一块。

到今天才知道,武夷山的“马头岩”竟受了这么多委屈

深入到马头岩的东南西北、腹地老林,你会看到一面离你想象之外的马头岩,除了山坡、它也有沟壑、也有坳地,除了山岗,它也有坑涧、也有山窝。有的地理位置,刚好是一个弧形,可以全面接受阳光照射,有的地理位置,却是一条狭长的山窠,几乎见不到阳光,还有的位置,被两边高耸的山壁包围,半边有阳光半边没有,被当地人称作“半阴半阳”,他们说这可是难得的好地形、好山场。

到今天才知道,武夷山的“马头岩”竟受了这么多委屈

跟随马头岩山场主人爬了几趟山,去了猫儿石、蟠龙、桃树窠、悟源涧等地,看过不同形态、不同风姿的马头岩,它真不是用“岗上”两个字就能概括的,那样太片面了,也不公平。

到今天才知道,武夷山的“马头岩”竟受了这么多委屈

对于马头岩,总有人在问,它算不算三坑两涧。在追逐山场的喝茶人眼里,三坑两涧才是好岩茶的神坛。

带着这个问题,我问了每个马头岩的山场主人,他们的回答一致,“三坑两涧里的悟源涧属于马头岩,那你说马头岩算不算三坑两涧?”

到今天才知道,武夷山的“马头岩”竟受了这么多委屈

走过三坑两涧的人应该知道,悟源涧不大,其实没有多少茶树。马头岩山场主人陈明带着我们从入涧的桥上过来,通过狭窄而短促的山涧,会看到一小片茶地,具体来说就是三行茶树,每行有十多棵。陈明说,这片是最正的悟源涧肉桂茶树,走出去还有一点,就这么多了。

到今天才知道,武夷山的“马头岩”竟受了这么多委屈

马头岩一百多户人,分到悟源涧茶地的没几户,悟源涧的茶量这么少,即便茶叶品质上乘,在体量和传播力度上跑不过牛栏坑和慧苑坑。倒是有悟源涧茶地的人很是幸福,拿出来的茶可以有双重身份,称作马头岩或悟源涧都可,凭自己喜欢。

现在交通方便,来武夷山走个三坑两涧不是难事,久而久之,大家便知悟源涧没什么茶地,马头岩地大物博,还包含了悟源涧,山场的硬件条件自然不用说,马肉也仅次于牛肉,成为喝茶人能拿得出手的一款岩茶。

到今天才知道,武夷山的“马头岩”竟受了这么多委屈

本来,三坑两涧资历深、红得早,马头岩要靠悟源涧撑面子,告诉人家,“悟源涧可是马头岩众多小山场中的一个,如果三坑两涧要开会,马头岩是可以作为家长代表的”。

后来,“马肉”受欢迎了,大家也都知道马头岩是好山场,现在有人会问,悟源涧在哪里啊?回答的人自然可以毫不犹豫地说,在马头岩啊。

事已至此,其实可以不用纠结于马头岩算不算三坑两涧,好岩茶的场地不止于三坑两涧,马头岩也不止于悟源涧。

到今天才知道,武夷山的“马头岩”竟受了这么多委屈

马头岩这么大,

你对它的认知只是“盲人摸象”?

马头岩这么广,

你可曾用脚丈量过?

马头岩这么多样,

你只窥得其区区一二面?

我们这里有7个马头岩山场主人,带我们走过了马头岩里的7个小山场,磊石岩、蟠龙、云峰岗、猫儿石、悟源涧、毛窠、和岗,这7个地方可能只是马头岩的凤毛麟角,剩下的地方,我们只好留着下次了。

到今天才知道,武夷山的“马头岩”竟受了这么多委屈

这次,我们用有限的图文去尽可能地描绘无限的马头岩;

这次,我们要介绍7位马头岩山场主人给你们认识;

这次,我们要让你们知道马头岩里坑涧的味道;

这次,我们要分享的,不止是马头岩肉桂。

七 位 马头岩山场主人

【 叶福新 】

山场:磊石岩

到今天才知道,武夷山的“马头岩”竟受了这么多委屈

【 李景枝、李景辉兄弟 】

山场:蟠龙

到今天才知道,武夷山的“马头岩”竟受了这么多委屈

【 祝集富】

山场:云峰岗

到今天才知道,武夷山的“马头岩”竟受了这么多委屈

【 李景海】

山场:猫儿石

到今天才知道,武夷山的“马头岩”竟受了这么多委屈

【 陈德平】

山场:水洞头

到今天才知道,武夷山的“马头岩”竟受了这么多委屈

【 陈明】

山场:毛窼

到今天才知道,武夷山的“马头岩”竟受了这么多委屈

【 叶天宝、叶海滨父子】

山场:和岗

到今天才知道,武夷山的“马头岩”竟受了这么多委屈

文章内容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武夷山特产 » 马头岩肉桂你所不知道的那些事
分享到: 更多 (0)

武夷山特产网 更专业 更方便

返回主页联系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