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蛇文化:在凛冽的生死锋刃上舞蹈-武夷山特产
武夷山特产网
我们一直在努力

舞蛇文化:在凛冽的生死锋刃上舞蹈

“舞蛇”在南亚已经有着上千年的历史,但随着社会文化的进步,千年舞蛇文化正面临消失。

舞蛇者的后代从小就不惧怕毒蛇
[千年舞蛇文化遭遇生存困境]

时至今日来到巴基斯坦南部信德省、海得拉巴省观光的游客,每天仍然可以看到浑身缠满了蛇的流浪艺人,他们身上的蛇能伴随着笛子发出的乐声翩翩起舞,为主人带来收入。这些艺人就是南亚次大陆上一个古老而奇特的群体:“舞蛇者”。不过现代生活方式的变化给他们的生存带来了极大的挑战。

蛇类在南亚文化中扮演着特殊的角色,也由此诞生了“舞蛇者”这一独特的群体。“舞蛇”在南亚已经有着上千年的历史,目前仍有数千人在巴基斯坦从事这项古老的街头艺术表演形式。

在巴基斯坦南部地区的街头,可以看到许多从事舞蛇表演的人。舞蛇者把含有剧毒的毒蛇缠绕在自己的身上,蛇能伴随着笛子发出的乐声翩翩起舞,在舞蛇者的身上根本看不到恐惧,看到的仅仅是陶醉其中的快乐。

捕蛇是这些舞蛇者的看家本领,每当春暖花开的季节,他们便四处觅蛇。

舞蛇者们都随身携带着一种类似笛子的独特乐器,先是用它吹出悠扬的乐曲,让蛇变得安静,再用特制的金属圈套住蛇的脖子,引诱它将嘴张大,然后以极快的速度将藏在蛇牙后面的毒囊取出。

“舞蛇是圣人们给我们的神圣生活方式,我们相信蛇可以治愈很多疾病,但是现在人们并不尊重我们,也不给我们鼓励。”常年在街头从事舞蛇表演的阿吉·乔基斯告诉记者。

巴基斯坦舞蛇者协会的负责人法切尔·巴哈拉尼说:“现在巴基斯坦有56种毒蛇,他们中绝大多数都能分泌出有药用功能的毒液。”

据悉,在巴基斯坦现在大约有数千个像乔基斯这样以舞蛇为生的人,他们大多数是印度教信徒。这些舞蛇者常年在巴基斯坦农村云游,生活异常艰辛。

在虔诚的印度教教徒眼中,蛇并非动物,而是通人性的灵物,眼镜蛇被认为是印度教三大主神之一湿婆的化身。

上千年的历史让舞蛇者们发展出许多独特的习俗和仪式。乔基斯说,每当他们的家族中有男孩出生,人们便在他身上滴几滴有毒的蛇液。他们相信这会帮助他生来便具备辨别蛇性的能力,并增强婴儿的免疫功能。

舞蛇者们除了在街头卖艺外,他们的另一个副业是卖蛇药。

不过现在随着社会文化的进步,舞蛇者已经不能再像以前那样容易挣钱了。毕竟现代人的娱乐方式越来越多,而且人们还可以饲养其他的宠物。乔基斯说他们现在一天最多能赚到200卢比(相当于3.4美元)。

历史上的舞蛇者不断迁徙,当印度和巴基斯坦还没有分治前,从现在印度的加尔各答一直到巴基斯坦的白沙瓦都可以见到舞蛇者的足迹。从上个世纪70年代起,巴基斯坦政府在信德省南部专门划出一块保留地供“蛇人”部落居住,让这个传承了上千年的艺术形式得以延续。

在巴基斯坦,舞蛇是合法的行为。不过在巴基斯坦的邻国印度,猎杀或者利用爬行动物谋生都是被严格禁止的。

动物保护主义者对此却陷入了困境,他们一方面痛恨这些利用毒蛇来表演牟利的行为,另一方面却又深知这种存在了上千年的生活方式不可能一下子就消失。

由于蛇浑身上下都是宝,蛇皮可以做鞋子和皮包,蛇胆可以入药,因而一些舞蛇者开始走上了贩卖毒蛇的道路。

不过,那些坚持古老习俗和传统的舞蛇者坚决反对这种“数典忘祖”的做法,他们认为舞蛇者可以用蛇来赚钱,但绝对不可以卖蛇或杀蛇,因为假如世界上没有了蛇,他们的古老职业也将彻底消失。

舞蛇者们希望政府能够出面为他们提供经济上的扶持,并且帮助他们建立一个居住地和研究中心,一方面可以研究他们这门上千年的生活方式,另一方面也可以研究他们饲养的毒蛇。(来源《广州日报》 作者 :李明波)

[舞蛇文化:在凛冽的生死锋刃上舞蹈]

舞蛇女神
这张图片是在克诺所斯(Knossos)宫殿遗址发掘出的‘舞蛇女神’(SnakeGoddess),距今已有3600年。她双手自由伸展,各握着一条蛇,身著华丽的长褶裙,袒露出前胸的乳房。有人说她是大地之母的象征,欣欣向容;也有人说蛇的生命力顽强,舞蛇女神代表着不朽的生命;还有人说蛇的繁殖能力强,舞蛇女神能使子孙昌盛,人口繁茂。”

翻开生物进化的历史,蛇在地球上的出现,比人要早得多。原始人类在与各种动物的斗争中,蛇必然也是一个重要的对手。他们捕捉蛇作为食物,或者被蛇咬而发生伤亡。这种生活和生产斗争的实践,势必会在原始人类的头脑中留下深刻的印象,很可能由此产生对蛇的畏惧和崇敬的心情。

印度恐怖的耍蛇者
尤其在印度,蛇类在文化中扮演重要的角色。印度人崇拜蛇,视蛇为“神”的化身,而眼镜蛇尤受崇敬,被称为“努拉盘布”,即“善蛇”。

文章内容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武夷山特产 » 舞蛇文化:在凛冽的生死锋刃上舞蹈
分享到: 更多 (0)

武夷山特产网 更专业 更方便

返回主页联系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