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蛇形的影子,冰冷着我的记忆-武夷山特产
武夷山特产网
我们一直在努力

[散文]蛇形的影子,冰冷着我的记忆

阴冷,冒着丝丝寒气,一双贼亮刻薄的眼睛,闪动的芯子,一伸一缩,无骨狭长的身躯,外加土黄,草绿的外表,尖头或扁头,爬过草丛,爬过水塘,爬过你甜美的梦,它的足迹所到之处,一片冰冷,惊惧,潮湿。

对于蛇,我有一种天生的恐惧。

奶奶不怕蛇。在我们的老宅里,奶奶年轻时在过道里睡觉,从房顶掉下来一条屋龙来,奶奶睡的迷迷糊糊,突然觉得身边有些发凉,她用手一摸,感觉有点异样,猛得惊醒,发现是一条屋龙呈帧斑蛇蟆币蝗樱跎弑恢赖郊该卓獾脑鹤永铩?br>  我六岁那年,我和奶奶一块到村东的垄沟里去晒小麦,垄沟是用土堆起的一个土丘,绵近几里,上面用水泥砌成,垄沟地凹处是水流的过道。这几天正好没人浇地,垄沟很干,家中又没有平房,院外妈妈铺满了塑料纸晒小麦,奶奶怕耽搁久了麦子会潮湿发霉,便带着我来这里晒麦子,在毒毒的太阳下晒了足足两个钟头,奶奶爬上垄沟,用耧耙把垄沟里的麦子上下翻一遍,如是几次,我看着很好玩,便央求奶奶,让我也来一次,奶奶同意了。我拿起耧耙翻了起来,正翻着,一条黄不溜秋的东西在垄沟里爬来爬去,我吓坏了,脚也不听使唤,只是本能的发出一声尖叫,奶奶听见,便赶了过来,发现是一条蛇,捡起一个硬木头,按住蛇头,弯下身子顺手牵起蛇尾,就这样三晃两不晃的,蛇一下子温顺了许多,在奶奶剧烈的晃动下,它彻底投降。

那时,我喜欢和小朋友爬到屋檐上摸麻雀,掏鸟蛋。小手从瓦缝里伸进去,常常会摸出几个小麻雀,或是几个麻雀蛋来,麻雀褪了毛,挖了肠,用油一煎,香嫩可口,鸟蛋用面糊紧了,放在锅底烧,不一会就熟了,常常为了满口香,我们一天会摸上几个屋檐,不过有一次却失手了手。那天,我把手伸进屋檐,觉得瓦缝里挺开阔,就一直往里伸,感觉有点凉,有点大,我使劲往外一拽,妈呀,不得了了,竟是一条蛇,我赶紧往下扔,下面的小伙伴,以为是鸟蛋顺手接过,等看清了,顿时傻了眼,猛地扔了出去。至此,我们再也不摸鸟蛋了。

麦收时节,帮妈妈割麦子,妈妈把弟弟放到了一个新放倒的麦秸捆旁,铺上一件衣服,放上一个草帽遮阳,把凉开水、杯子也放在他身旁。我割着割着,我觉得口渴,回来取水喝,来到弟弟身旁,掀开草帽,天啊,是一条蛇,就是弟弟的屁股旁,我腿脚站立不稳,也不敢前去抱弟弟,邻居家的二叔见我惊慌的样子很是诧异.走向前来拍拍我的肩膀,我就势用手一指,他搭眼望去顿时明白,抱起弟弟,放到一旁,拿起镰刀把蛇给砍了稀巴烂,扔到几十米外的野地里。

上了学,知道了鲁迅三味书屋关于美女蛇的传说,看见了电视上一条冰冷的蛇就变成美丽端庄的美少女来,说来真有几分浪漫,它的样子似乎不再那么面目可憎,但一想起美女蛇害人更深,哪个男子与她同床共枕,吸了精血也就一命呜呼。它比真蛇还要可怕,于是夜晚听见风吹草动,看到陌生的女子,我都以为蛇仙藏匿在附近,拔脚就跑唯恐被其捉去。

上了初中,明白了很多道理,自然对蛇的敬畏也少了许多。

学校是新建的学校,它原先是一片空地,中间有个窖厂。听说这个地方有点来头,原先的窖厂开了几次都不成功,据说无论是白天和夜晚都经常有蛇在此出没,厂家感觉有点邪乎,吓得不敢在此开工。学校院子里那个隆起的土包,唤作是皇姑屯,倒多少有些来历,传闻那里面埋葬的是皇亲国戚,随葬着很多的金银珠宝,还有两条头戴“王”字花纹的蛇看守,奇毒无比,底面的通道直达东海,这两条蛇已这里看守了几千年了,许多大胆的盗墓贼被它杀死,里面堆满了白骨,听起来非常恐怖。由于年代久远,没有人去印证真假,但作为传说,一代代流传了下来。但不知为什么,学校最好还是安在了这个鬼地方,开工典礼的鞭炮刚放响,就有新垒起的东西倒塌,实在不吉利,迷信的说法是打扰了蛇仙休眠。不过不管怎么谣传,学校终究还是建起来了,我们就要在这里上学了。

由于有了种种传闻,自打上学那天起,我心里就不踏实,虽说传说归传说,我不信,但心里总觉得怪怪的,有一种凉冰冰的感觉。还有,这里蛇多倒也是个事实。

我们假期放假回来,由于无人清理,操场上长满了野草,我们在操场上玩耍,经常会遇到几条蛇,有时下课在教室外活动,也会碰到一条小蛇来,更不要说劳动了,搬搬这儿的砖头,弄弄那里的垃圾,难免会与它打个照面。学校东墙外是一条河,镇上要求加宽河堤,植树种草,我们这些初中生也成了义工,纷纷从家里带镢头,铁锨,挖坑,采土,那一天,我们挖着挖着就挖出一条蛇来,吓得胆小的女生哇哇大哭,再也不敢挖下去。老师没办法,只好让3个男生2个女生共同来挖一个树坑,有的男生胆大,把挖出的蛇,用铁锨顺势扔进河水里,没想到蛇居然没沉到水底,它竟然能在水面上游来游去,一直游到对岸。这下,同学们可吓坏了,以为撞见了鬼,在我们有限的知识内,只有水蛇才会游泳,它是旱蛇,怎么也会游泳,同学们再也没心思挖沟了,好不容易熬到收工,大家顾不得劳累,一路小跑着回到学校。

有时调皮的同学也会弄出个恶作剧,吓唬大家。一次,星期天我们陆续从家回来,来到的同学们先把东西放回宿舍,然后到教室去学习,或到操场上玩耍。到了下午吃饭的时间,我的一个同学小明告诉小虎说:“我从家里带来两根油条,在我那个绿色的包里,我刚吃过,不饿,你拿去吃吧,要不,明天就不鲜了。”小虎信以为真,回到宿舍,往他背包里一摸,凉冰冰的,拿出来一看顿时吓得一脚跌在地上,那哪里是油条,分明是两头蛇。我们看见了也吓得目瞪口呆,只见小明嘿嘿地笑着,然后弯下身子一把把两条蛇重新抓了起来,放在木板上,用了一个快刀解剖起了,剥掉皮,挖了蛇胆,张开嘴竟生吞了下去。我们吓得脸色煞白,一脸茫然,久久没有反应过来。这极大地伤了我们的口胃,没有人再能吃下一口饭,直到第二天早上还犯疑。小明拿着两条蛇皮和蛇肉到饭店里一卖,竟得到了30元的报酬,他回来请我们吃饭,我们吓得都不敢答应他。后来才听说,他祖辈捕蛇,讲起捕蛇来头头是道,还听他说生吞蛇胆有益健康,我这时才忽然想起前些日子在电视上看到过有个卖蛇胆川贝液的广告,我猜想可能九是用它制成的。后来,我们都不敢和他呆在一起,有意躲着他,他觉得很孤单,很懊恨,希望取得大家原谅,但我们一想到他的恶作剧,心里就发悚,不敢和他来往。要不是后来他的一次壮举,我们不知还要疏远他多长时间。那天我们同宿舍的几个同学在操场上自在地走来走去念着书,可是不知从什么地方突然冒出一条蛇来,我们无处可躲,小明正好在不远处踢球,听见嘈杂声过来一看,马上明白,遂展开他灵巧的捕蛇功夫,三下五除二就搞定了,他成了我们的英雄,毕竟在这个经常有蛇出没的校园里,我们要寻求更多的安全感。

后来,我们操场上的那两个隆起的土丘终于有人来发掘了,那个我曾经用火柴将纸点燃从洞口放进去希望探得秘密的洞穴,那个曾经住过两条蛇王的洞穴,那个住着皇亲国戚的洞穴,终于有人来发掘了。长期以来,我 一直以为这仅仅是一个凄美迷人的传说,没想到有朝一日终成现实,这该是怎样的惊喜呀,看似平平常常的两座土丘,自从操场建成后,就作伴似的耸在那里,无人清理,有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惧怕什么,他们才不敢随意推平。

发掘那天,学校来了很多车和一些所谓的专家,我们一下课就忙着往操场跑,看看发掘进展的情况。那时大家就猜想,这样两个土丘即便有宝贝也早已让人盗走了,常常听闻,有许多南方的蛮子精明的很,他们的眼特尖,鼻子也特灵,能嗅到宝贝的味道,用镜子一照就能照出宝贝来,报纸上还登过在某某地方,逮到过这样高超的盗墓贼,有效地保护了当地文物呢。这座墓盗没盗过,与我无关,我只是想知道,墓里是否真有头上写着“王”字的蛇,我还想弄清这地方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蛇出没。

土丘上的土一点被掀开,他们不敢动用笨重的工具,而是一点点挖,小心翼翼的,唯恐损坏了宝贝,等一切发掘完毕,我大失所望。这里面根本就没有写着“王”字的蛇,里面好象真有人来过,这两座相连的土丘中间有个通道,使之成为一个整体,墓很大,墓石也很厚,是上好的建筑材料,我不死心,趁他们不注意还偷偷跳下去看了看,结果我发现石壁上有两个类似黑白无常的画像,下面有一个小洞,放着灯盏,最上面的石板上刻着仙鹤和鱼的图案,没有龙也没有凤,还有一个石板上有个凹槽,凹槽上有个凸起的东西,此外,再也没有什么了。这些墓石被编上号,统统给搬走了,就像没有见到蛇一样,在我的记忆里,幻想里永远地消失了一样。

后来这个地方成了平地和操场上的其他地方融为一体,我心里感觉有些空落落的。学校的学生越来越多,蛇的踪影也越来越少,就像与敌人作斗争一样,我们的脚步每向前迈进一步,敌人的脚步便向后退一步一样,我们取得了越来越多的胜利。一届一届的学生来了又走了,蛇像是在校园绝迹了似的,再也难以觅见它的踪影。

其实对于蛇的恐惧,与我们自己有关。看来我们每个人心中也有一条蛇,平时它是潜伏的,不为人所觉察,只有在偶然的时间,当它与现实中的蛇遭遇,重叠,印证,潜伏在内心的恐惧,才会不断被扩大,我们才会感到害怕,才会幻想,才会惊叫。

蛇,谜一样的离去。我也一天天长大,由乡村到城市,此后,我再也没见到过野蛇,城里容不得它的栖身,关于蛇的记忆,早已随着那个皇姑屯的开挖而毁掉,不再延展。

只不过那种与生俱来的恐惧仍挥之不去……

文章内容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武夷山特产 » [散文]蛇形的影子,冰冷着我的记忆
分享到: 更多 (0)

武夷山特产网 更专业 更方便

返回主页联系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