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的蛇信仰-武夷山特产
武夷山特产网
我们一直在努力

中国人的蛇信仰

中国人的蛇信仰应是原始时代的蛇图腾崇拜的遗存,蛇神的最初表现形式,是古代神话中人首蛇身的神或能变化为蛇形的神,汉代石刻画像中的女娲、伏羲,《山海经》里的共工、轩辕等,均属此类。学者程蔷具体描述了蛇图腾的产生原因及其与蛇神信仰的关系:古代神话形象的发展,一般都经历过一个兽形→半兽半人形→人形的阶段。这类蛇神的出现,应是在兽形神到半兽半人形神的发展过程中。那时,初民生存于险恶的自然条件中,蛇是他们凶恶的敌人。蛇凶残狡猾,它没有四肢,却能飞快地爬行,身上鳞片组成的花纹能在阳光下闪闪发光,却又冷又滑,极难逮住制服。这一切都给人以不可理解的怪异印象。于是,蛇在先民的心目中逐渐被神化。他们把自己称为蛇的后代,想借此博求蛇的保护。

随着这种蛇图腾崇拜的形成与发展,初民给不少神性形象安上了蛇形或蛇与人相结合的外貌。众多的蛇神就这样在神话中出现了。但是也有人认为,蛇图腾及蛇信仰的产生,并非因为初民无法抵御蛇害,这才采取媚神方法冒认祖先,予以供奉祀拜,而是由于在初民的宇宙和生命观中,蛇向来就居于崇高无上的地位。如余麟年说:古人认为世界上一切的动物都是虫,人也不例外。《大戴礼记·曾子天园》:“毛虫之精者曰麟,羽虫之精者曰凤,介虫之精者曰龟,鳞虫之精者曰龙,偶虫之精者曰圣人。”而甲骨文中的虫字,是一条昂首屈身的蛇,已经透露出初民认为世上一切动物都是蛇种的信息。华夏民族崇拜龙,龙正是以蛇为原型想像出来的灵物,此乃中华民族的主要图腾。

民间传说中,从开天辟地的盘古到人类始祖女娲、伏羲、轩辕黄帝,均“人首蛇身”;尧母庆都与赤蛇合婚生尧;夏为龙族;夏后氏蛇身人首……至今民间还保留着的一些对蛇的信仰与崇拜的风俗,这些都可证明先民把蛇当作了自己的祖灵。论者还举例说:建房破土动工时念颂的《建宅文》里就提到蛇。房屋建成后要举行以示迎接祖先进入新居的镇宅仪式,要用香从老屋把祖宗和蛇引进新居坐位,以祈“宅富人兴,永安千载”。缪亚奇也指出,从现存的祭祀活动及崇蛇习俗看,蛇原是谷神、祖先神,表明龙图腾源于蛇图腾的实质。 另一种意见认为,从早期的蛇神传说看,它们都有一个明显的特征,就是与原始先民最为恐惧的洪水有密不可分的关系,既有像共工这类制造水患的凶神,也有像大禹这类治理水患的正神,还有像伏羲、女娲这类经过洪水后繁衍后代的人类始祖神,可知蛇信仰的原始意义实质上是对自然力的崇拜。这种意义在神话时代以后的崇蛇习俗中,继续得到显示,而且多归结到蛇即水神这一点上。如明清时江南人奉祀的“蛇王施相公”,相传是宋代一位姓施的诸生,他在山间拾到一枚蛇卵,孵出蛇后,为其护身。后来施被冤杀,此蛇为他索命,朝廷被迫封施相公为“护国镇海侯”,用硕大的馒头供奉他,那条蛇遂盘在馒头上死去。从此,施相公被江南人尊为水神。相似的故事,在郦道元《水经注》里也有:“人有行于途者,见一小蛇,疑其有灵,持而养之,名曰担生。长而吞噬人,里中患之,遂捕系狱。担生负而奔,邑沦为湖。”从这段蛇能陷邑为湖的传奇中,人们不难看到“共工振滔洪水,以薄空桑”(《淮南子·本经篇》)的远古神话的历史影子。所以,水神祭祀作为自然崇拜的遗迹,既反映人类的原始信仰,又成为自然崇拜意识延续的载体,而“无论在神话、仙话和民间传说,还是水祭中,水神的实质是龙,但这龙并非佛教的龙,而是江南民间观念的龙,即古代的蛇,亦即抽象化的水中灵魂”。 还有一种意见认为,蛇信仰的源头是初民的男根崇拜,它的发生可以前溯至中国母系氏族社会的中晚期,如大汶口文化中据说有蛇形纹饰,江南地区印纹陶上据说也有蛇纹,它们都有象征男根的涵义。据《路史·后纪一》注引《宝椟记》:“帝女游于华胥之渊,感蛇而孕,十三年生庖牺。”所谓感蛇而孕,是谓与某男子交媾而孕。蛇在这里由象征男根发展出象征男性的意义。台湾省高山族的溯源神话云:“昔有二灵蛇,所产之卵中生出人类”,此即源于以蛇为象征的男根崇拜。从母系氏族社会晚期起,随着对男根崇拜的日益炽盛,男根渐被神化,由此也导致了男根象征物的神化,因此主要以蛇为男根象征的氏族便将蛇的形象神化了。英国学者丹尼斯·赵亦认为,蛇被崇拜与其形状像男性生殖器有关;人首蛇身的伏羲和女娲之被崇拜,不是因为他们是人类之祖,而是因为他们象征性地代表了人类通过婚姻而不断繁衍的意义,这一点非常重要。

文章内容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武夷山特产 » 中国人的蛇信仰
分享到: 更多 (0)

武夷山特产网 更专业 更方便

返回主页联系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