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夷山特产网
我们一直在努力

茶的二十四功效

关于茶的传统用法的功效,不但在历代茶、医、药三类文献中多有述及,而且在经史子集中也散见不少,近人的文章也每有论之。

我国学者根据五百种左右的有关资料(绝大多数是古代文献,个别也有近人之作),将其中有茶叶医疗效用的内容总结成茶的传统功效二十四项。

现将有关文献(共计92种)分类总结如下:

本草类:共28种

《神家食经》托名佚名,引自《茶经》。

《桐君录》托名佚名,引自《太平御览》。

《新修本草》唐.苏敬等撰。

《本草拾遗》唐.陈藏器撰。

《食疗本草》唐.孟诜撰。

《本草图经》宋.苏颂等撰。

《本草别说》宋.陈承撰。

《山家清供》宋.、林洪撰。

《汤液本草》元.王好古撰。

《饮膳正要》元.忽思慧撰。

《日用本草》明.吴瑞撰。

《本草纲目》明.李时珍撰。

《本草原始》明.李中立撰。

《食物本草》明.汪颖撰。

《救荒本草》明.朱撰。

《野菜博录》明.鲍山撰。

《本草经疏》明.缪希雍撰。

《本草图解》明.李士材撰。

《上医本草》明.赵南星撰。

《本经逢原》清.张璐撰。

《本草纲目拾遗》清.赵学敏撰。

《食物本草会纂》清.沈李龙撰。

《本草求真》清.黄宫绣撰。

《随息居饮食谱》清.王孟英撰。

《中国药学大辞典》陈存仁编。

《中国药学大辞典》谢利恒编。

《药材学》南京药学院编。

《中药大辞典》江苏新医学院编。

医学类:共23种。

《枕中方》佚名,引自《茶经》。

《孺子方》佚名,引自《茶经》。

《华陀食伦》托名佚名,引自《养生寿老集》。

《陶弘景新录》托名佚名,引自《太平御览》。

《千金要方》唐.孙思邈撰。

《千金翼方》唐.孙思邈撰。

《妇人方》唐.郭稽撰。

《兵部手集方》唐.李绛撰。

《太平圣惠方》宋.王怀隐等撰。

《圣济总录》宋.陈师文等撰。

《仁斋直指方》宋.杨士瀛撰。

《瑞竹堂经验方》元.萨谦斋撰。

《普济方明唐.朱撰。

《摄生众妙方》明.张时彻撰。

《医方集论》明.俞朝言撰。

《胜金方》佚名,引自《本草纲目》。

《老老恒言》清.曹慈山撰。

《医药指南》清.韦进德撰。

《慈惠小编》清.钱守和撰。

《外科证治全书》清.许克昌撰。

《验方新编》清.鲍相撰。

《医药指南》周复生编。

《养生寿老集》林乾良、刘正才编。

茶书类:共11种。

《茶经》唐.陆羽撰。

《采茶录》唐.温庭筠撰。

《茶谱》五代.蜀.毛文锡撰。

《大观茶论》宋.赵佶撰。

《茶谱》明.钱椿年撰。

《茶疏》明.许次纾撰。

《茶录》明.程用宾撰。

《茶解》明.罗廪撰。

《茶经》明.张谦德撰。

《茶寮记》明.张树声撰。

《续茶经》清.陆廷灿撰。

经史子集类:共30种。

《广雅》三国.魏.张揖撰。

《博物志》晋.张华撰。

《述异记》南朝.梁.任昉撰。

《唐国史补》唐.李肇撰。

《东坡杂记》宋.苏轼撰。

《格物粗淡》宋.苏轼(?)。

《物类相感志》宋.苏轼(?)。

《古今合壁事类外集》宋.虞载撰。

《岭外代答》宋.周去非撰。

《续博物志》宋.李石撰。

《调燮类编》宋.赵希鹄撰。

《敬斋古今注》元.李冶撰。

《三才图会》明.王折撰。

《滴露漫录》明.谈修撰。

《山笔尘》明.于慎行撰。

《通雅》明.方以智撰。

《台湾使槎录》清.黄叔撰。

《黎岐纪闻》清.张庆长撰。

《荷廊笔记》清.俞洵庆撰。

《广阳杂记》清.刘献廷撰。

《聪训斋语》清.张英撰。

《饭有十二合说》清.张英撰。

《片刻余闲集》清.刘埥撰。

《广东新语》清.屈大均撰。

《台游日记》清.蒋师辙撰。

《瓯江逸志》清.劳大与撰。

《竺国纪游》清.周蔼联撰。

《檐曝杂记》清.赵翼撰。

《岭南杂录》清.吴震方撰。

《一研斋笔记》王孝撰。

现将茶的二十四功效逐一阐述如下。就当指出,在中药文献中有两种叙述方式:一种是从功效而言,偏于“药”这方面;另一种是从所治的疾病或症状而言(中医多用“证”来概括),偏于“病”这方面。后者,多用“主治”这两个字引出。例如关节疼痛,中医属“痹证”,认为是由风湿外袭所致,从功效而言就是“祛风湿”,从主治风湿外袭所致,从功效而言就是“祛风湿”,从主治而言就是“主(或治、疗,意同)痹痛”。茶的二十四功效,都有这两种类型的内容,比例多少不定。同一种功效,每书的用词多有衍变,系文字上的同义词一类。这二十四功效,单用茶叶一味即有效。为加强疗效,还可复方应用。有关方剂,即附于该功效之后。这就是大型“本草”文献中的“附方”体例。有些功效,前人还附有典型病例,今亦广予搜罗附于其后。

(1)少睡

以从功效而方为主,共27条。称“令人少睡”者有《神农食经》、《新修本草》、《千金翼方》和《本草经疏》;称“令人少眠”者有《博物志》和《三才图会》;称“令人少寐”者有《本经逢原》;称“令人不寐”者有《调燮类编》;称“不寐”者有《续博物志》;称“令不眠”者有《古今合壁事类外集》;称“不睡”者有《本草拾遗》和《本草纲目》;称“少睡”者有《茶谱》(毛氏)、《茶经》(张氏)和《饮膳正要》;称“睡少”者有《老老恒言》;称“醒睡眠”者有《本草图解》称“醒睡”者有《随息居饮食谱》和《中国药学大辞典》;称“破睡”者有白居易诗与《茶寮记》;称“不昏”者有《本草纲目》;称“兴奋神经”者有《中国药学大辞典》。中医理论认为:“心主神明”,故“令人少睡”现代有“提神”之称,属于神经兴奋的结果。

从主治而言者,共计3条。称“除好睡”者有《食疗本草》;称“治中风昏愦、多睡不醒”者有《汤液本草》;称“治神疲多眠”者有《药材学》。所以,茶叶的“令人少睡”功效,除对生理、病理的睡眠与好睡良好的清醒疗效外,还可用治因疾病所引起的昏迷、昏愦等。《中国医学大辞典》中,记有一则治“痰热昏睡方”,即用茶叶同川芎、葱白适量水煎服。

关于茶的少睡功效,在古代文人的诗文中每有论及。例如:明代陆树声《茶寮记》称茶“除烦雪滞,涤醒破睡。谭(即谈的古体)渴书倦,此时勋策”。唐代郑遨《茶诗》:“最是堪珍重,能令睡思清”与吕岩《大雪山下》:“断送睡魔离几席,增添正仰茶料理,急遣溪童破玉尘”与陆游《昼卧闻碾茶》:“玉川七碗河须尔,铜碾声中睡已无”等。

(2)安神

以从功效言为主,共21条。称“清心神”者有《随息居饮食谱》;称“清神”者有《饮膳正要》、《本草纲目拾遗》和《中国医学大辞典》;称“除烦”者有《东坡杂记》、《茶谱》(钱氏)、《本草纲目拾遗》、《随息居饮食谱》和《瓯江逸志》;“涤烦”者有《茶经》、《唐国史补》和刘禹锡《代武中丞谢新茶》。中医理论认为:“心主神明”,因于心火旺盛或心气虚则“阳浮于外”,遂出现烦、闷等症状;严重者,惊、厥、癫等也会发生。又,神不安于宅,则意乱、健忘,故称“悦志”者有《神农食经》和《千金方》;称“久食益意思”者有《华陀食论》;称“益思”者有《茶谱》(毛氏)和《茶经》(张氏);称“能诵无忘”者有《述异记》;称“使人神思闦爽”者有《本草纲目》;称“破孤闷”者,有唐代卢仝诗;称“醒神思”者有《调燮类编》。

从主治言者有“体中烦闷”(一作“愤闷”)者,见于晋代刘琨《与兄子南兖州刺史演书》与唐代温庭筠《采茶录》,仅此2条。

古代诗文中,亦多论及茶的安神功效。如:宋代赵佶《大观茶论》之“祛襟涤滞,致清导和”,明代许次纾《茶疏》之“常饮则心肺清凉,烦郁顿释”。宋代苏轼《寄周字孺茶》;“意爽飘若仙,头轻快如沐”与沈辽《谢德相惠新茶》:“一泛舌已润,载啜心更惬,不唯豁神观,亦足畅烦”等。

茶的安神方剂,有以下4种:

《圣济总录》姜茶散方:“治霍乱后烦燥、卧不安,干姜(炮为末)二钱七,好茶末一钱七,上二味,以水一盏,先煎茶未令熟,即调干姜末服之”。

《周益生家宝方》:“治羊癫风,经霜老茶叶一两,为末,用生明矾五钱为细末,水泛丸,朱砂作衣。每服三钱,白滚汤送下。”

《摘玄方》:“风痰癫疾,茶芽、栀子各一两,煎浓汁一碗,服良久,探吐”。

《孺子方》:“疗小儿无故惊厥,以苦茶、葱须煮服之”。

(3)明目

茶的明目功效,自古以来就为人乐道,故多从功效而言。称“明目”者有《本草拾遗》、《茶经》(张氏)、《调燮类编》、《茶谱》(毛氏)和《随息居饮食谱》;称“清于目”者有《食物本草会纂》。

从主治言者,共有2条:称治“目涩”者有《茶经》;经疗“火伤目疾”者有《本草求真》。另外,在下文“清头目”中,另有数条与明目有关。

明目药茶方的数量很多,以几部眼科名著而论,《银海指南》有3方,《医宗金鉴.眼科心法》有24方;《银海精微》有32方,《审视瑶函》有36方;以上四部书即有95方之多。从应用方法看,绝大多数是用茶汤送下丸散。现举几例如下:

《银海指南》补肝散,治肝虚羞明,流泪,用蜡茶调服。

《医宗金鉴.眼科心法》还睛丸,治绿风内障,用茶清送下;护睛丸,治胎患内障,空心茶清送下;涩瞖还睛散,治眼生涩瞖,用细茶入药煎;止痛没药散,治血灌瞳神,食后热茶清灌下。

《银海精微》神清散,治眼生瞖膜,食后清茶送下;肝连丸,治肝虚眼痛,茶汁送下;菊花散,治眼部流泪,用茶汁送服。

《审视瑶函》救睛丸,治青盲,食后茶清送下;石决明散,治白内障,用茶清调下;滋阴地黄丸,治少血劳神,眼目昏暗,食后茶汤送下;消凝大丸子,治目中瘀血,用茶汤嚼下。

当然,明目方中用茶也并非仅限于送服的,有些方剂的处方中即有茶。例如:《沈氏尊生方》中的“蜡茶饮”,“治目中赤脉:芽茶、白芷、附子各一钱,细辛、防风、羌活、荆芥、川芎各五分,加盐少许,清水煎服”;又如《眼产要览》,治“烂眼皮;甘石、黄连、雨前茶共研极细,点”。

(4)清头目

从功效言者仅“清头目”一项,有《汤液本草》、《本草图解》、《本经逢原》、《中国医学大辞典》和《中药大辞典》。比较具体的内容,见于从主治言的部分。称“头目不清”者,仅有《本草求真》;其余均与头痛有关。有关清头目的方剂,亦多与头痛有关。称“治头痛”者有《茶谱》(毛氏);称“理头痛”者有《古今合壁事类外集》;称治“脑疼”者,有《茶经》,称“俞头风”者有《岭外代答》;称治“头痛目昏”者有《药材学》。

茶叶治头目不清特别是头痛的方剂,历代方书多有记载。例如:“合芎蒡、葱白煎饮,止头痛”,见于《日用本草》,比方在《中国医学大辞典》中也有引用,特称可治“热毒头痛”,恐未当。除了前述川芎茶调散系列可治头痛以外,还有以下诸方:

《医方大成》方:“治气虚头痛,用上春茶末调成膏,置瓦盏内复转,以巴豆四十粒作二次烧烟熏之。晒干,乳细,每服一字。别入好茶未食后煎服,立效”。

《医方集论》方:“治偏正好风,升麻六钱,生地五钱,雨前茶四钱,黄岑、黄连各一钱,水煎服”。

《千金要方》:“治卒头痛如破,非中冷又非中风,是痛是膈中痰厥气上冲所致,名为厥头痛,吐之即差。单煮茗作饮二三升许,适冷暖,饮二升,须叟即吐;叶毕又饮,如此数过;剧者,须吐胆乃止,不损人而渴则差。”

《本草纲目》方:“气虚头痛,用上春茶末调成膏,置瓦盏内复转,以巴豆四十粒作两次烧烟熏之,晒干乳细,每服一字。别人好茶末,食后煎服,立效。”

(5)止渴生津

从功效言者,共12条,称“止渴”者有《茶经》(张氏)、《调羹类编》、《神农食经》、《本草拾遗》、《茶谱》(毛氏)、《饮膳正要》和《中国医学大辞典》;称“疗渴”者有《唐国史补》;称“解渴”者有《随息居饮食谱》;称“止渴生津液”者有《食物本草会纂》;称“清胃生津”者有《本草纲目拾遗》;称“润喉”者有卢仝诗。

从主治言者,共9条。称“热渴”者有《千金翼方》、《新修本草》、《在三图会》;称“烦渴”者有《药材学》、《中药大辞典》;称“作渴”者有《本草经疏》;称:“消渴不止”者有《本草求真》;称“渴喜一碗绿昌明”者有白居易诗。

(6)清热

以从功效言为主,共8条。称“清热解毒者有《本草求真》;称“清热降火”者有《中国药学大辞典》;称“降火”者有《本经逢原》。称“去热”者有《食疗本草》;称“涤热”者有(《随息居饮食谱》);称“泻热”者有《中国医学大辞典》;称“破热气”者有《本草拾遗》;称“清热不伤阴”者有蒲辅周用药经验。

从主治言者,共2条。称“疗热证最效”者有《台湾使槎录》;称“可除胃热之病”者有《广阳杂记》。

关于茶叶的清热功效,可从茶的性味上看。上文曾述及,茶的药性是“寒”。据中医理论:“寒可清热”,“疗热以寒药”,故茶可以清热。热证的范围与衍变最广,暑证与热毒亦属于热,故又可与下文消暑、解毒合参。

关于茶的清热方剂,可以《太平圣惠方》的《药茶诸方》(卷97)为例。诸章共列有药茶方与非茶之药茶方各4种。其药茶之4方中,有3方幸免治热证,例如:“治伤寒头痛、壮热葱豉茶方”;“治伤寒头痛、烦热石膏茶方”与“治伤寒鼻寒、头痛、烦躁薄荷茶方”。3方中所用药物,除方名中的葱白、豆豉、石膏与薄荷以外,尚有荆芥、栀子、生姜、麻黄等。

(7)消暑

茶既可清热,又可止渴生津,故亦兼消暑、解暑。古代文献言及此者不多。从功效上言,仅《仁斋直指方》与《本草图解》两条称“消暑”;从主治上言,也仅2条,即《本草别说》的“治伤署”与《台游日记》的“可疗暑疾”。

(8)解毒

中医药书籍的“毒”,从病证方面言以“热毒”占重要位置。所以从药治方面多称“清热解毒”。此外,咽喉、皮肤诸以及瘟等,亦多与热毒有关,今亦附此。

茶的解毒功效,文献上所见共有7条。从功效言者有《本草求真》,称“清热解毒”;《中药大辞典》称“解毒”;《本草逢原》称“辟”,称“解诸中毒”,皮日休《茶中杂咏序》称“除而去疬”;《岭南杂记》称“利咽喉之疾”。

现将茶的解毒方剂附数则如下:

《简便方》:“解诸中毒,芽茶、白矾等分、研未、冷水调下”。

《万氏家抄方》茶柏散方:“治诸般喉证,细茶三钱(清明前者佳),黄柏三钱,薄荷叶三钱,硼砂(煅)二钱,上各研极细,取净未和匀加冰片三分吹之”。

《保和堂秘方》载:“诸毒,努力不退,硫磺研细未敷上即退。再用收口药,烂茶叶五钱,乌梅三个烧灰,共为未,再敷上即消”。

(9)消食

茶的消食功效,从主治言者仅“食积不比”1条,见于《本草求真》;而从功效言者则有19条之多。称“消食”者为最多,计有《茶经》(张氏)、《调燮类编》、《茶谱》(毛氏)、《饮膳正要》、《本草经疏》、《本草图解》、《本草纲目拾遗》、《本经逢原》、《中国药学大辞典》、《中国医学大辞典》和《中药大辞典》。称“消突食”者有《新修本草》、《食疗本草》和《瓯江逸志》;称“消饮食”者有《古今合壁事类外集》;称“消积食”者有《三才图会》、《黎岐纪闻》和《瓯江逸志》;《滴露漫录》则称:“消腥肉之食,解青稞之热”。称“解除食积”者有《本草纲目拾遗》和《广东新语》;称“解酒食之毒”者有《仁斋直指方》和《本草纲目》。称“去胀满”者有《黎岐纪闻》;称“去滞而化食”者有《山家清供》;称“去积滞秽恶”者有《食物本草会纂》;称“养脾,食饱最宜”者有《聪训斋语》;称“芳香微甘,有醒胃养脾之妙”者如蒲辅周经验;称“甚有助胃力”者如《一研斋日记》。

关于茶的消食功效的附方也不少,如《串雅补》中治虫积、虫胀方:“茶叶五钱,青盐一钱,洋糖、雷丸各三钱为末,将上盐、糖煎好后,入三味调匀,每服三钱,白汤送下”。

关于临床特异的验例,莫过于《医方集论》上所载的一例:“人肚(腹)胀,不思饮食,用五虎汤治之;核桃、川芎、紫苏、雨前茶,以上药行煎,好时加老姜、砂糖在汤内,即服”。

(10)醒酒

从功效言者,共计6条。称“醒酒”者有《广雅》、《采茶录》、《本草纲目拾遗》和《瓯江逸志》;称“解酒”者有《仁斋直指方》;称“解醒”者有《续茶经》。

从主治言者,共计5条。称治“酒毒”者有《本草图解》和《药材学》;称“醉饱后饮数杯最宜”者见于《仁斋直指方》和《本草纲目》。

文人每兼好茶与酒,故唐宋诗中多言及茶之醒酒功效。例如:白居易《萧员外寄新蜀茶》:“满瓯似乳堪持玩,况是春深酒醉人”,徐铉《和门下殷待郎新茶》:“解喝消残酒,清神感夜眠”;陆游《谢王彦光提引送茶》:“遥想解醒须底物,隆兴第一壑源春”。

(11)去肥腻

茶的去肥腻功效,自古受到人们的推崇。若从文献观察,全部均从功效言,未有主治立条者。称:“去肥腻”者有《檐曝日记》;称“饭后饮之可解肥浓”者有《老老恒言》;称“去腻”者有《东坡杂记》、《茶谱》(钱氏)和《茶经》(张氏);称“解油腻、牛羊毒”者有《本草纲目拾遗》;称“去人脂”者有《本草拾遗》和《食物本草会慕》;称“解荤腥”者有《饭有十二合说》;称“去腥腻“者有《瓯江逸志》;称“解炙18毒”者有《食物本草》和《本草图解》;梅尧臣《答宣城张主簿遗鸦山茶》称:“尝闻茗消肉,应亦可破瘕”。

去肥腻,自然可以避免肥胖,与近代的“减肥”相类似。《本草拾遗》称之为:“久食令人瘦”。中医药有关去腻解肥、去脂转瘦的作用,尚未受人重视。古本草常有“轻身”、“换骨”、“延年”之句,其实,也是去腻解肥之意。

关于茶的去肥腻功效,《秋打丛话》载有一则十分生动的验例:“北贾某,贸易江南,善食猪首,兼数人之量。有精于岐黄者见之,问其仆,曰:每餐如是,已十有余年矣。医者曰,病将作,凡药不能治也。俟其归,尾之北上,居为奇货。久之,无恙。复细询前仆,曰:主人食后,必满饮松萝茶数瓯。医爽然曰:此毒唯松萝茶可解,怅然面返。”

(12)下气

茶的“下气”功效,在文献中论及者共有12家之多。称“下气”者有《新修本草》、《食疗本草》、《三才图会》、《本草经疏》、《饮善正要》、《本草图解》、《本草纲目拾遗》和《中国医学大辞典》。“下气”一词,鉴于鑫与消食相连,自属与消胀、降逆、止暖呃有关;如广其义,则可泛及于下文之通利大、小便。

此外,称“通利肠胃”者有《竺国纪游》;称“消胀”者有《续茶经》;称“消膨胀”者有《本草纲目拾遗》;称“开郁利气”者有《要经逢原》。

关于茶的下气功效,有关方剂如《串雅补》;治虫积、虫胀,“茶叶五钱,青盐一钱,洋糖、三棱、雷丸各三钱,为末。将上盐、糖煎好后,入三味调匀,每服三钱,白汤送下。”

不但茶叶有下气的功效,茶籽也有。《本草纲目》载:“上气喘急,时有咳嗽,茶籽、百合等分,为末,蜜丸梧子大,每服七丸。”又载治喘嗽:“不拘大人、小儿,用糯米泔少许磨茶籽,滴入鼻中,令吸入口服之”。

(13)利水

从功效言者占绝大多数,从主治言者仅《圣济总录》称治“小便不通”与《药材学》称治“小便不利”。称“利水”者有《本草拾遗》和《本草求真》;称“利水道”者有《茶谱》(毛氏)和《茶经》(张氏)2条;称“利尿”者有《中药大辞典》和《中国药学大辞典》;称“利小便”者有《神农食经》、《新修本草》、《千金翼方》、《饮膳正要》和《三才图会》。此外,以下文“利大小肠”等尚有3条,如《圣济总录》海金砂散方:“治小便不通,脐下满闷,海金砂一两,蜡茶半两,上二味捣罗为散,每服三钱。煎生姜、甘草汤调下不拘时。未通,再服”。《验方新编》:“治尿不通,茶清一瓶,入砂糖少许,露一夜服”。综上所述,共计16家。

(14)通便

从主治言者仅《本草求真》1条,称“二便不利”,余均从功效言。称“利大肠”者有《食疗本草》;称“刮肠通泄”者有《本草纲目拾遗》;称“利大小肠“者有《本草拾遗》;称“利二便,通大小肠”者有《中国医学大辞典》。

《郭中妇人方》载:治“产后秘塞,以葱调蜡茶未,丸百丸,茶服,自通,不可用在黄利药”。

《慈惠小编》载:“治产后便秘,用松萝茶叶三钱,米白糖半盅,先煎开,入水碗半,用茶叶煎至一碗服之,即通”。

(15)治痢

言功效者,仅《本经逢源》一家,称“止痢”,其余均从主治言。称“姜茶治痢,不问赤白冷热,用之皆宜”者有《仁斋直指方》;称“合醋治世痢甚效”者有《本草别说》;称“治热毒赤白痢”者有《日用本草》;称“同姜治痢”者《本草图解》;称治“血痢”者有《本草求真》。

绿茶治痢,在民间与中西医学界均有盛名,单方已可取效。复方配伍方面,较多的是与生姜同用。《本草图解》与《日用本草》均有茶“同姜治痢”的记载,《仁斋直指方》并强调指出:“姜茶治痢……不问赤白、冷热,用之皆良。先姜细切,与真茶等分,新水浓煎服之”。《上医本草》亦载:“赤白冷热痢,生姜细切一与真茶等分新水浓煎服之,甚效”。

《食疗本草》方:“治热毒下痢,好茶一斤,炙,捣末,浓煎一二盏服。久患痢者,亦宜服。”

《圣济总录》方:“治血痢,盐水梅(除核研)一枚,合蜡茶加醋汤沃服之”。

《普济方》:“大便不利清血,脐腹作痛,里急后重,及酒毒一切下血并皆治之,用细茶半斤碾末,川百药煎五个烧存性,每服五钱,米饮下,日二服”。

《本草别说》方:“合醋治泄痢甚效”。

《慈惠小编》方:“治五色痢,陈年年糕,陈雨前茶,冰糖,茉莉花,共煎药一碗,服之立愈”。

《凤联堂秘方》载,治“远年痢疾,用雨前茶合臭椿皮、扁柏叶、乌梅、枣仁适量,水煎服”。

关于茶叶治痢的验例,据宋代《仁斋直指方》载:“苏东坡以此治文潞公有效”。近代的临床报告中,亦多有之,且多指明系用绿茶。

(16)去痰

去痰,今作祛痰。茶的去痰功效在文献中,系以从功效言者为主,占18条之多。称“去痰”者有《千金翼方》、《新修本草》和《三方图会》;称“除痰”者有《本草拾遗》、《茶经》(张氏)和《茶谱》(毛氏);称“解痰”者有《食疗本草》;称:“逐痰”者有《本草纲目拾遗》;称“化痰”者有《本草纲目拾遗》和《中药在辞典》;称“消痰”者有《本经逢原》。

称“去痰热”者有《神农食经》和《饮膳正要》;称“吐风热痰涎”者有《神农食经》和《饮膳正要》;称“吐风热痰涎”者有《本草纲目》;称“凉肝胆涤热消痰”者有《随息居饮食谱》;称 “入肺清痰”者有《本草求真》;称“涤痰清肺”者有《本草纲目拾遗》;称“去寒澼”者有《本草纲目拾遗》。

从主治言,称“痰涎不消”者有《本草求真》;称“痰热昏睡”者有《中国医学大辞典》。总计20条有关去痰。

方剂方面,以《瑞竹堂经验方》所记一则最佳;“痰咳,喉声如锯,不能睡卧,好茶末一两、白僵蚕一两为末,放碗内,倾沸汤一小盏,用盏盖定,临卧温服。又米白糖一斤,猪板油四两,雨前茶二两,水四碗。先将茶煎至二碗半,再将板油膜切碎,连苦茶、米糖同下,熬化听用。白滚汤冲数匙服之,消痰止渴。”

(17)祛风解表

中医理论认为:风邪外袭于“肌表”,遂出现“表证”。治疗的方法为“解表”。盖解散外邪、解除表证的意思,属于“八法”中的“汗法”。风邪极其多变,从外感言又可兼夹不同的外邪,例如风寒、风热、风湿。风寒湿三气杂至,又多侵袭关节、筋骨,出现痹痛。茶叶与上述有关的功效,共有8条。

从功效言者6家。称“轻汗发面肌骨清”者有《本草纲目》;称“发轻汗,肌骨清”者有卢仝诗;称“疗风”者有《茶谱》(毛氏);称“祛风湿”者有《本草纲目拾遗》和《广东新语》;称“辛开不伤阴”者见蒲辅周经验。

从主治言者仅2条:称“小儿痉疹不出用之神效”者有《片刻余闲集》;称“四肢烦,百节不舒”者有《茶经》。

茶的祛风解表方剂,共有如下4则:

《食疗本草》方:“茶治……腰痛难转,煎茶五舍,投醋二合,炖服”。

《本草品汇精要》亦载用茶“水煎,合醋疗腰痛”。

《医药指南》(韦氏)载:“治肩背筋肉痛,槐子、核桃肉、细茶叶,芝麻各五钱,入磁罐内,水二碗,熬一半,热服,神效”。

《医药指南》(周氏)载:“治外邪在表,无汗而喘者,麻黄、杏仁(去皮尖)各三钱,石膏五钱,甘草一钱,细茶一撮,谓之一虎汤。”

(18)坚齿

茶叶的坚齿功效,近代有很多论述,一般均认为与茶所含有的氟有关。古代的文献论及坚齿用茶者,共检依4条,均从功效言。称“坚齿已蠧”者有《茶谱》(钱氏);称:“漱茶则牙齿固利”者有《敬斋古今注》。《东坡杂记》:“每食已,辄以浓茶漱口,烦腻既去而脾胃自不知。凡肉之在齿间者,得茶浸漱之,乃消缩,不觉脱去,不烦刺挑也,而齿便漱濯,缘此渐坚密,蠢毒自己”。《饭有十二合说》称:“涤齿颊”。

(19)治心痛

心痛,是中医治疗的常见病。一般中医说的心痛大多是指心下部位,从解剖学来说应该是以胃与十二指肠的疾患为主。真正的心脏疾患引起的心痛,应该称之为真心痛或劂心痛。以下两张治疗心痛的药茶方,也和以上情况一致。茶的治心痛,共有三书记载,均从主治言。

《兵部手集方》:“久年心痛,十年五年者,煎湖茶,以头醋和匀服之良。” 《上医本草》所载,大约相仿。

《瑞竹堂经验方》应痛丸方:“治急心气痛不可忍者,好茶末四两,楝乳香一两,为细未,用醋同兔血和丸如鸡头大。每服一丸,温醋送下”。

此外,近代赣、闽、江、浙等地每用老茶树根治疗冠状动脉硬化性心脏病、心律不齐、齐心衰竭、肺原性心脏病等疾患,颇具良效。

(20)疗疮治瘘

茶叶对于各种疮、瘘具有良好的疗效,内服、外用均宜。从功效方面说,与前文所述之解毒有关。茶性寒凉,故可清热、解毒与疗疮、治瘘。文献所记载,全系从主治言。称治“瘘疮”者有《神农食经》、《新修本草》、《千金翼方》、《本草经疏》、《三才图会》和《中国医学大辞典》;称“疗积年瘘”者有《枕中方》;称“搽小儿诸疮效”者有《本草原始》。

有关茶叶闻疮治瘘的方剂,如:

《胜金方》治“蠼螋尿疮,初如糁粟,渐大如豆,更大如火烙浆炮,疼痛至甚者,速以茶并蜡茶,俱可以生油调熬,药至痛乃止。”据所述,很可能是指带状疱疹。

《摄生众妙方》治“脚趾缝烂疮,及因暑手抓两脚烂疮;细茶研末调烂熬之”。

宋慈《洗冤录》引《经验方》载治“阴襄生疮,用蜡面茶为末,先以甘草汤洗后贴之,妙。”

《外科证治全书》载:“治下疳,雨前茶、麻黄各一钱五分,用连皮纸方七寸许,用铝粉钱半擦于纸上,铺前两药,卷成筒子,火灼存性,研细,加冰片各一分,研细用之”。

(21)疗饥

茶为饮食之品,可以疗饥,又与益气力(见下条)有关。从文献上看,均从功效言。称“疗饥”者有《本划纲目拾遗》和《广东新语》。《野菜博录》称:“叶可食,烹去苦味二三次,淘净,油盐姜醋调食”。《救荒本草》称:“救饥,将嫩叶或冬生叶可煮作羹食”。

(22)益气力

茶与益气力有关的记载,文献中仅查及5条。从功效言者4家;称:“有力”者有《神农食经》和《千金要方》;称“轻身换骨”者有《陶弘景新录》;称“固肌换骨”者有《图经本草》。从主治言者1家,称“固肌换骨”者有《图经本草》。从主治言者1家,称“治疲劳性精神衰弱症”,见于《中国药学大辞典》。

(23)延年益寿

有关茶的延年益寿功效,检及8家文献曾予记载。称“养生益寿”者有《荷廊笔记》。因为中医理论认为人的“天年”(即自然寿命之意)为100—120岁,这在《黄帝内经》与《千金要方》上都有述及。何以多数人不能活到天年呢,这是因为患病夭折的缘故。所以,避免疾病也应属于延年益寿的范畴。《图经本草》称:“祛宿疾,当眼前无疾”;明代程用宾《茶录》称:“拌擞精神,病魔迹”;苏东坡《游诸佛舍,一饮酽茶七盏,戏书勤师壁》也曰:“何须魏帝一丸药,且尽卢仝七碗茶”。

关于茶可延年益寿的实例,据宋代钱易《南部新书》所载:“大中三年,东都进一僧,年一百二十岁。宜皇问,服何药而致此。僧对曰,臣少也贱,素不知药。性本好茶,至处唯茶是求。或出,亦日进百余碗。如常日,亦不下四五十碗。因赐茶五十斤,令居保寿寺”。

在古代,延年益寿的方药与方法(如导引、气功)往往坡上神仙的外衣,茶叶也自难免。《茶解》称:“茶通神仙。久服,能令昇举”;《陶弘景新录》称:“茗茶轻身换骨,昔丹丘子、黄山君(古仙人)服之”;《本草纲目》引壶公《食忌》:“苦茶久食羽化。”

(24)其他

茶的其他功效不成系统者,尚有以下数条:《格物粗谈》称:“烧烟可辟蚊,建兰生蛋斑,冷茶和香油洒叶上”;《物类相感志》称:“陈茶未烧烟,蝇速去”;《救生苦海》称:“口烂,茶根代茶煎饮”。此外,尚有以下与茶有关的方剂:

《医方集论》方:治三阴疟,“雨前茶三钱,胡桃肉五钱(敲碎),川芎五分,寒多加胡椒三分,未发前入茶壶内,以滚水冲泡,乘热频频服之。吃到临发时,不可住。”

信息来源:《茶经》

文章内容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武夷山特产 » 茶的二十四功效
分享到: 更多 (0)

武夷山特产网 更专业 更方便

返回主页联系购买